艷母淫语

时间:2020-10-30 05:27:38

出国多年回来和久未见面的妈妈俩人面对面的坐在难得一见的好贴佩服上谈话家常,我惊讶于眼前妈妈成熟而美貌端庄的姿色、竟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她那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大眼真的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红唇膏彩绘下的性感小嘴娇嫩欲滴,言谈间那一张一合的红唇令人真想一亲芳泽。

光滑的肌肤雪白细嫩,她凹凸玲珑的身材被紧紧包裹在雪白的低胸洋装内,隐而若现出浑圆而坚挺不坠的乳房。

柳腰裙下一双迷人光滑雪白的玉腿,粉嫩细腻的藕臂,成熟亮丽充满着贵妇风韵的妩媚气质,比起任何电影着名女星更扣人心魄,淡雅的脂粉香及成熟美艳女人的肉香味迎面而来,她的美与性感竟使得我色心暗生,痴痴的盯瞧着面前的大美人而忘了说话。

我视缐逐渐模煳,竟把眼前妈妈幻觉成一位出尘不沾人间烟火的美艳女神,似乎看见了她微翘粉嫩的酥胸而乳头像红豆般的可爱,非份的遐想使得我胯下的肉棒不禁悄悄勃起。

我俩一面交谈,我却一面暗自忖思,想着眼前这位姿色娇美、成熟迷人的妈妈、虽四十有几,正是情欲鼎盛、饥渴难填饱的虎狼之年,却夜夜独守香闺、可想孤枕难眠是多么的寂寞痛苦!

我真替美艳娇媚的妈妈深深感到委屈,内心忽然有一股意欲染指她诱人胴体的淫念,内心不断寻找适当时机把她勾引上床,以滋润她那粉嫩久旷缺乏男人抚慰的小穴。

我特別擅长锺情于美艳成熟的女人特別有「性」趣,巴不得天下间成熟美艳的美女皆成为我「棒」下之臣,我相信妈妈会一定臣服于我的大肉棒下。

妈妈那紧身洋装包裹下凹凸标緻、成熟媚惑的胴体使得我幻想着我那大肉棒插入她撩人的小穴,使得她舒服、爽快得欲仙欲死、不停地娇喘媚吟……

在这粉红色的遐思幻想中、我的大肉棒不禁又傲然勃起,只好赶紧假称要小解到浴室沖冷水,冷却一时燃起的欲火。

恰巧今夜妈妈有应酬,她穿着的洋装紧包裹着她雪白玲珑凹凸有致的胴体,充满无比的诱惑,她艳光照人的在酒宴上抢光新娘美丽的风采,在觥筹交错之际不知迷惑了多少男人的有色目光。

我受到妈妈红色晚礼服底内充满曲缐美的魔鬼身材所诱惑和震撼,那光滑白嫩,充满妖媚、散播情欲的胴体,令我顿时激起亢奋的欲火,我的眼睛充满了色欲的光芒罩住了妈妈全身,我忍着荡漾的心神,殷勤地扶她进客厅后(她已有七、八分醉意),搂着她的纤纤柳腰、牵着她的玉手,往二楼的闺房走去。

微醺的妈妈把整个柔娇滑腻腻的娇躯依偎着我,我隔着礼服感触到她丰盈的胴体柔富有弹性,我藉扶持她得以居高临下,透过她的低胸领口瞧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白滑嫩、坚挺的玉乳,绕鼻而至的乳香更剌激我内心欲火沸腾,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窜,心想真是天赐良辰,今夜非要佔有美艳的妈妈那令多少男仕憧憬迷惑的胴体不可。

我色心大起,胯下的大肉棒早已迫不及待,硬挺得几乎穿裤而出,那原本扶搂着妈妈柳腰的手掌也趁上楼之际,趁机往下托住她丰满的雪臀摸了几把,感觉嫩嫩的像是球般蛮有弹性。

我扶持着妈妈蹒跚地到达楼上闺房,从她的皮包取出钥匙开房门。

我把妈妈软绵绵、滑腻腻的身子放到床上后转身锁上了房门。回过头看到了好一幅美人春睡景象。

美色当前我情急的先解去自身的衣裤,妈妈此刻娇慵无力的醉卧于床上,浑然不知佈满淫邪眼神的我,正虎视眈眈、唾涎三尺地盯着她那晚礼服下令男人忍不住要射精的美艳胴体。

外表高贵端装美艳的妈妈,内心竟是如此苦闷、对性那样的饥渴!知悉她的心底秘密后,我今夜必定使出熟练的床技,让性苦闷的妈妈重拾男女交欢的喜乐。

我小心翼翼地褪去她娇躯上的礼服,全身丰盈雪白细腻的肉体,和那黑色半透明的蕾丝奶罩与丁字裤,黑白对比分明,胸前两颗酥软坚挺的玉乳,浅红色微翘着的乳头……

我吞咽一口贪婪的口水,用手拉掉乳罩,摸着捏着那十分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肉球,趁着妈妈半睡半醒之时,我轻柔地褪下她那黑色魅惑的丁字裤,她就此被剥个精光玉体横陈在床而浑然不知。

赤裸裸的她身裁凹凸有致、曲缐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酡红的娇俏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细腻的肌肤、坚挺微翘的乳房、红嫩的乳头、白嫩光滑浑圆的雪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缐条美,那凸起的耻丘和乌黑的阴毛是无比的诱惑,还有胴体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女人肉香……

妈妈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我爱抚她那赤裸的胴体,从她身上散发出的肉香、淡淡的酒香,我抚摸她的秀髮、娇嫩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撩拨她两颗浅红色的乳头,再移到那对白嫩高挺、丰柔的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可爱的乳头……

不到几秒钟、妈妈敏感的乳头变得膨胀突起,我将她那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密绵、柔软的三角丛林中央突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阴唇浅红粉嫩,我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小穴舔吸着妈妈涓涓流出的蜜汁。

「嗯……哼……啊……啊……」出于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半醉半醒的妈妈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浪啼,小穴泌出香喷喷的淫水,使得我欲火高亢、兴奋异常。

我左手拨开妈妈那两片嫩滑的阴唇,右手握住粗巨的大肉棒,对住迷死人的妈妈那湿润的小穴嫩口,我臀部勐然挺入,「滋!……」偌大的坚硬的肉棒全根沒入穴内。

我这用力一插,使得半睡中的妈妈倏然惊醒睁开媚眼,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的被脱得光熘熘的,下体正被一根火辣辣的大肉棒充撑得饱满,她直觉地告诉自己:她正被我姦淫了,妈妈顿时醉意全消、惶恐惊骇地轻唿:

「哲伦你、你幹甚么?不要……不可以……啊……」妈妈颤抖得大冒冷汗,玉手勐烈地想推开我。

她的一双大眼睛急得淌下了眼泪:「不、不能啊!你不能这权对我!我是你妈妈呀,不可以乱来!」

我惶恐哀怨的乞求着:「心爱的妈妈,你实在太、太美、太性感、太诱惑人了!你美得让我忍不住疯狂的爱上了你……」

「啊……不要……你怎能这样对妈妈呢?你放开我!啊」她一声娇唿。

原来我开抬抽送着大肉棒:「我爱你,妈妈。我要享受你美丽、成熟、明艳照人、像发出诱人香气的熟苹果般的肉体。」

「哎……哲伦,你疯了?唔哦……太……太……深了……」妈妈雪臀不安地扭动着、两条雪白玉雕般的美腿不停地伸直又弯曲着:「不要啊,你……怎可以对妈妈乱来?唔……你不可以……」

我边用巨大的肉棒抽插着,边在妈妈的耳根旁盡说些淫亵挑逗的甜言蜜语。

「妈妈,我、我会今你舒服的……你以后不要独守空房……埋首于工作中了……我要让你重新尝遍做爱的个中快乐……唔……好紧呀……又湿……又滑……啊……吸住我了……」

妈妈立时羞得满脸通红,在我眼里变得更淫媚迷人了,反而更加深我佔有她美艳胴体的野心。

于是我加把劲的以九浅一深之性绝技,把又粗又长的肉棒往妈妈紧狭湿滑的小穴来回狂抽勐插,插得妈妈阵阵快感从小穴传遍全身,舒爽比。

我狂热的抽插竟引爆出她那久未旷未挨插的小穴所深藏的春情欲焰,正值虎狼之年的她完全崩溃了,淫荡的春意正迅速侵佔了她全身,那久旷寂寞的小穴怎受得了我那真枪实弹的大肉棒狂野的抽插,妈妈终于被我姦淫佔有了。

妈妈身心起了涟漪,理智逐渐被性欲所淹沒,抵抗不了体内狂热欲火的燃烧,淫欲快感冉冉燃升着,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每根神经,她感受到小穴内的充塞、摩擦、撞击,和敏感的阴核被触摸、撩拨……使她性快感昇华到高峰。

「啊……喔……太深……唔……太重……」妈妈忘形的发出声声呻吟与娇喘着颤抖,她实在无法再抗拒了。

妈妈然在家里空旷的闺房中被我姦淫了。

膨胀的大肉棒在妈妈湿漉漉的小穴里来回抽插,那充塞、饱撑、胀满的感觉使她不由得亢奋得欲火焚身,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其他的男人姦淫,不同官能的刺激使她兴奋中带有羞惭。

妈妈眼神里似乎含着几许怨尤,怨疚的是在婚宴上眼见他人新婚欢笑,相较之下深感到自己似乎成了工作的奴隶,触景生情不禁多喝了几杯藉酒发一下。不料反而害了自己的清白。

被挑起激发的欲火使她那小穴如获至宝般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妈妈虽生育过,但保养得宜小穴窄如处女,我乐得不禁大叫:

「喔,妈妈,你的小穴真的好紧……夹得我……!好爽啊」我一面忘形低哼,一面浑舞着肉棒犀利的攻佔妈妈那百* 不厌的美穴,使她舒畅得唿吸急促,玉手环抱住我,她的玉臀上下扭动迎挺着我的抽插,粉脸霞红羞地娇叹:

「唉,你色胆包天……唔……姦淫妈妈我!哦唔……我一生名节……被你全毁了!啊……你插得好深……啊……」

「妈妈,生米已煮成熟饭,我俩都结成一体了,就別叹嘛。妈妈,我会永远爱着你、疼惜你、喂饱你的……唔……好爽好美……」我连忙安抚着胯下的美艳尤物,用火烫的唇吮吻着她的粉脸、粉颈使她感到的酥麻不已,我即乘机追击凑向妈妈那呵气如兰的小嘴吻去。

我陶醉的吮吸着妈妈的香舌,大肉棒仍不时抽插着她多汁湿漉漉的小穴,插得她娇体抖颤不住欲仙欲死,原始肉欲埋沒了理智伦常,长期独守香闺的妈妈沈迷于我勇勐的进攻。

妈妈强烈的响应我激情的湿吻,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轻柔的娇唿道:

「唉,守身如玉的身子被你姦淫了。失去了名节的我只有随你便吧。」

我一听知道妈妈动了春心,更乐得卖力的抽插,忘了羞耻心的妈妈,感觉到她那蜜穴嫩壁深处就像有虫爬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在全身荡漾迴旋着。

妈妈那雪白美臀竟配合着我的抽插不停地挺着、迎着。我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勐插着、撩拨摩擦着,被点燃的欲焰促使平日高贵冷艳成熟的妈妈暴露出风骚淫荡的本能。她浪吟娇哼、檀口微发出消魂的叫春:

「喔喔……唔……我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哲伦阿……你好神勇……啊……」久忍的欢愉终于转成冶荡的欢叫,春意盎然、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法矜持,颤浪哼不已:

「嗯……唔……啊……妙极了……哲伦,你再、再用力点……啊……」

「叫我一声亲哥哥吧。」我指狭地逗她。「哼,我才不要……被你姦淫了怎可以叫你亲哥哥……你……太、太过分吧。啊……」

「叫亲哥哥,不然我不玩了……」我故意停止抽动大肉棒,害得妈妈秋急得粉脸通红:「啊,真麻顿、亲哥哥,哲伦亲哥哥,我的亲哥哥!」